• ceshi6
更多>>联系我们

河南风向标律师事务所发布如下联系方式(推荐电话或微信联系),如果您有法律方面的任何困惑和需求,请与我们联系吧!本所将为您提供最专业、最优质的法律服务,成为您生活、工作中的法律专家!
24小时律师手机:

张律师:17698073170

魏律师:18736061097
地址:郑州市郑东新区和谐路东、福绿路南新农连邦大厦20层2009室


洛阳女子花费650万买房被他人抵押,两级法院判决截然相反

发布时间:2019/8/29 11:27:44

《***与法制时报》记者 李晓磊 河南洛阳 报道

河南洛阳市民***和几个朋友花费650万元,在栾川县购买了2000多平方米商铺,交钱5年来,建好的房子却拿不到手。

***将开发商起诉***洛阳市中级人民***(简称洛阳中院)胜诉后,却发现涉事***早已被栾川县人民***(简称栾川***)查封,并进入拍卖程序。

申请拍卖的两个人与***等毫无关系,对方称借给开发商300万元,开发商拿***做了***。有意思的是,出借人均为普通农民,其中一人还准备申请低保。而他们的亲属在栾川县***单位任职。

因为栾川县国土局办了***登记,***只好将该局告上法庭,有关这场行政官司的争议,目前还没最终结果。

赢了官司拿不到房

位于栾川县城关镇的“画眉水岸”小区,开发史可追溯***2005年。

当时,被列为“***引资重点项目”的“画眉水岸”,由栾川县亿嘉旅游服务有限公司(简称亿嘉公司)运作。因该公司无***开发资质,所以选择与栾川县土地***开发中心合作,2006年3月8日双方正式签约。

栾川县土地***开发中心归属栾川县国土局。按照约定,双方共同拥有“画眉水岸”的土地,开发中心负责开发,亿嘉公司负责***等,“风险共担,利益共享”。

2007年9月4日,因工作需要,栾川县土地***开发中心变更为栾川佳安置业有限公司(简称佳安置业),法定代表人为宫福峰。

虽然有了***“靠山”,但“画眉水岸”手续一直无法完善,断断续续的直到2014年才完工。

2014年3月20日,洛阳市民***,先和朋友花500多万元买下“画眉水岸”二期1号楼157***方米商铺。开发商保证,在6月20日前,办理竣工验收等手续。

当时的***市场较为低迷,开发商***缺乏,需一次性支付款项,所以有了前期的爽快合作后,亿嘉公司又找到***,希望他们连3号楼商铺也购买了。

几经考虑,2014年6月25日,***等人又买下3号楼2260多平方米商铺,并与亿嘉公司、佳安置业签订《房屋买卖合同》。

证据显示,3号楼商铺总价款为700.6万元,由于项目手续不全,***等人先付了650万元,国土部门出具了******,剩余的钱准备后期办理***。彼时,项目属在建工程。

2014年7月15日,双方又签订***补充协议,亿嘉公司保证2014年7月30日前,办理3号楼商铺的竣工验收并取得合格证,同时交付房屋。有个问题是,这些房子当时还没办理行政备案手续。

“很快,亿嘉公司方面开始违约。”***说,他们不仅没如期拿到房子,开发商发生了***断裂,负责人还卷入刑事案件。

担心房子出问题,2016年2月,***在洛阳中院起诉了亿嘉公司和佳安置业,要求交付房屋并办理行政备案手续。

20***9月27日,洛阳中院做出判决,支持了***的诉求,要求亿嘉公司为***办理1号楼商铺和3号楼商铺的行政备案手续并交付房屋。

***虽然赢了官司,却拿不到***。理由是,开发商在卖给***等人3号楼商铺前20多天,已将这个在建项目***给了个人。

“20***12月,***准备执行时,发现我们购买的商铺已被查封,且已经过了两轮拍卖。”***说,“当时都震惊了,真金白银花出去的钱怎么会这样?”

通过一番努力,***直到2018年3月,才从有关部门取得涉案***资料的复印件。

“案中案”被特别程序处理

***不解的是,买房前的***是怎么形成的?

记者调查发现,2014年6月1日,亿嘉公司向陈长红、白青***300万元,约定***期限为12个月,月息6万元。所有***只有一张借条,目前没发现有银行***凭证。

另外,陈、白均为农民,白已年过七旬,二人并非同村村民,连同个乡镇都不是。

权威信源透露,当时,陈长红的亲属为栾川县国土局干部;白青的儿子现为不动产登记局局长。***时,亿嘉公司用“画眉水岸”二期3号楼1-2层商铺作为***,***价每平方米1800元。这些***正是后期卖给***等人的。

2014年6月6日,亿嘉公司在栾川县国土部门办理了***登记。奇怪的是,国土部门多次强调系在建工程***,但办出来的却是期权房屋***。

河南风向标律师事务所律师单艳伟说:“按照《城市******管理办法》规定,在建工程***和期权***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。在建工程***主要是***银行为***权人,但也并不******银行以外的主体成为在建工程的***权人;期权***,即指预购商品房期权***,一般是***人仅付部分房款,其余房款向银行申请***,并以该预购商品房设定***,与银行签订***合同,***人为***人,开发商不可能是***人。”

“本案中产生的***,不符合预购商品房期权***。”单艳伟称,“依据规定,在建工程的***程序特别复杂,很难在短短***的时间内完成,一般是10个工作日。”

记者了解到,依法取得房屋所有权***的,该房屋占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,也必须同时***。但该案中涉及的土地,并未做***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***证书办理完毕的时间为2014年6月6日,但复审日期为6月9日,国土局长签署意见也为6月9日。也就是说,复审及局长签字,均发生在***权证书办理之后。

从程序上看,***到期后,亿嘉公司未清偿***,陈长红,白青向栾川***申请,对亿嘉公司作***的***予以拍卖、变卖,以偿还他们的本金及利息。

按照司法文书中的时间线,陈长红、白青起诉亿嘉公司、佳安置业时,***诉两家公司的案子,已在洛阳中院立案。

而栾川***使用了特别程序审理。“特别程序”是人民***审理某些非民事权益纠纷案件所适用的特殊程序,与此对应的概念是通常诉讼程序,比如普通程序和简易程序等。

特别程序有几个特点:一审终审,不准上诉;不准再审;一般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判等。

据单艳伟介绍,特别程序在审理过程中,如果发现本案属于民事权益争议的,应当裁定终结特别程序,并告知利害关系人按照普通程序或简易程序另行起诉。

记者采访得知,陈长红、白青在栾川***起诉亿嘉公司、佳安置业时,亿嘉公司明确表示,陈长红、白青主张的***物权指向的***已出售,且该***买卖纠纷已经在洛阳中院立案,有***。

但栾川***还是在2016年12月7日作出“(2016)豫0324民特6号”民事裁定书,准许拍卖3号楼商铺,所得款项优先给陈长红、白青。

对此,栾川***告诉***与法制社记者,亿嘉公司提出的已经***异议后,依照司法解释有关规定进行了审查,“在审查中,我院依法在***部门调取了***财产上权利的记载,没有发现有其他权利的记载,故裁定准予拍卖、变卖******。”

记者通过网络检索得知,栾川***在裁定此案前,还审理过“画眉水岸”其他同类型的案件。在“豫0342民特2号”裁定书中,该院就对有权属纠纷的***进行了搁置。

另外,有关转款凭证问题,按照《***人民***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,出借人明显不具备出借能力时,人民***应当严格审查借贷发生的原因、时间、地点、款项来源、交付方式、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、经济状况等事实,综合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。

对于陈长红、白青的案件为何看不到转款明细,栾川***表示:“亿嘉公司的代理人当庭表示对本息无异议,言明是多笔***合计后出具的借条,所以没有***转款痕迹的凭证。”

行政官司被指程序违法

栾川***做出的裁定,主要依据了那份***登记,所以***在洛阳市汝阳县人民***起诉了栾川县国土局,请求撤销上述***证书。

法庭上,栾川县国土资源局承认,***所诉的***的期权***行为“已在2014年6月9日办理在建工程***,办理***时,该***没有任何预售登记,并未设置其他权利,该***行为办理时没有侵犯***的任何权利”。

后来,国土局认为,***不具备本案诉讼主体资格。另外,国土局坚称,他们依照规定,办理了在建工程***登记。但记者注意到,2014年6月6日这份***证书名为“栾川县***期权***证书”。

可依照《城市******管理办法》规定,在建工程***还有个特征,就是以不转移占有的方式,***给***银行作为偿还***履行***的行为。

栾川县不动产中心人士也告诉记者,“目前我们办理的在建工程***不对个人,只能针对***机构。”

另外在实际操作中,在建工程***证明,由住建部监制,并非国土部门。

对于案件中***权人为个人的情况,汝阳县人民***在判决书中,称栾川***的行政行为“事实基本清楚、证据基本充分、程序基本合法、并不明显不当”。

所以,汝阳县人民***一审驳回了***的诉求。***不服,向洛阳中院提起上诉。今年4月份,洛阳中院撤销汝阳***判决,发回重审。

洛阳中院觉得,一审属于程序违法,理由是,亿嘉公司、佳安置业作为涉诉***登记行为的***人及涉诉房屋买卖合同的***人,与本案有利害关系,且其参与诉讼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实,但汝阳***一审判决遗漏了当事人。

7月10日,该案又一次在汝阳县***开庭,判决结果暂时未出。国土部门表示,该案最终以判决结果为准。

这些年,***在打官司的同时,还不断向有关部门举报陈长红、白青的***来源问题,得到的反馈都是不存在任何问题。

那么,这笔钱到底从何而来?记者联系到了陈长红居住的栾川县陶营镇伊滨村村支书。村支书透露:“他是个残疾人,怎么可能有几百万元?前几天还准备申请低保。”白青所在的庙子镇咸池村村支书也表示“他不可能有几百万”。

白青之子白某生,在栾川县不动产登记局任局长。他对记者说,这笔钱来自陈长红家的拆迁赔偿。但伊滨村支书否认这一说法:“确实有拆迁,只赔了几万块。”所以,这笔款项的真正来源,目前仍难说清。

白某生表示,他们和***都是受害者,不明白***为何到处投诉自己,“有关部门已对我进行过多次调查,如果有问题,我不会等到今天。”

目前,亿嘉公司负责人已无法取得联系,所以300万元***到底如何产生,就成为一个谜。白某生也表示,不方便透露与陈长红家合作***的具体细节。

作为合作开发“画眉水岸”的佳安置业称,他们只是配合******引资而挂名,“公司没有收到任何钱,不承担风险和利润,我公司对借钱不清楚。”

眼下,***等人购买的商铺仍未交付使用,偌大的商铺内部还是毛坯状态。另外,虽然1号楼商铺没有争议,但洛阳中院执行局称“因有***纠纷的3号楼商铺没有处理完毕,故1号楼商铺也不予执行。”

“要不给我房子,要不给我钱。”***说,这事总得有一方负责。(文中***为化名)原标题:交650万元买房,发现***早被*** 河南栾川“百万***争夺案”调查

版权***:本文系《***与法制时报》原创作品,转载或整合请注明来源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
分享到:
更多...

上一条:关于修改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》的决定(法规+解读)
下一条:游泳馆偷拍女性是否侵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