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eshi6
更多>>联系我们

河南风向标律师事务所发布如下联系方式(推荐电话或微信联系),如果您有法律方面的任何困惑和需求,请与我们联系吧!本所将为您提供最专业、最优质的法律服务,成为您生活、工作中的法律专家!
24小时律师手机:

张律师:17698073170

魏律师:18736061097
地址:郑州市郑东新区和谐路东、福绿路南新农连邦大厦20层2009室


三里屯“野生”街拍法律隐忧:赚着别人的钱,侵着别人的权

发布时间:2019/8/30 18:20:24 作者:河南风向律师事务所

核心提示:随着互联网迅速发展,一些街头摄影拍客开始***路人照片牟利。这种行为虽然侵犯他人的肖像权、名誉权、***权,可***案例却少之又少。

三里屯“野生”街拍法律隐忧:赚着别人的钱,侵着别人的权

成都远洋太古里的禁拍标志。 记者 李晓磊 / 摄

《***与法制时报》记者 李晓磊 报道

8月25日,19岁的北京女孩小斯刚刚走进北京三里屯太古里,就被一群中老年摄影拍客围了过来。他们手持单反、变换焦距,将镜头死死对准小斯。

小斯赶紧用包遮挡面部,“街拍客”则穷追不舍,甚***跪在地上俯拍。直到她消失在人群,拍客才回归原位,继续用取景器寻找女主角。

这些拍客外表“土气”,却只对穿戴时尚女***兴趣。

很多人不知晓“街拍客”的意图是什么?其实,他们的照片会出现于自媒体平台,发布者用******力的标题进行“吸粉”,最终达到商业目的。

凭借这些,很多“街拍客”成为知名自媒体人,数百万的粉丝群,让***产业越来越壮大。多名受访律师称,该行为虽违反规定,但也有法律空子可钻。

街拍无下限

街拍源于欧美国家,最早是满足时尚***需求,摄影师除在街上捕捉时尚元素外,还要传递民间流行信息。常规意义街拍,主要是人物衣服细节。慢慢的,这项***成为国内年轻人一项新的文化***。

互联网高速发展后,街拍形式也越来越多样化,一些摄影师开始专注街拍,有的拍摄是提前安排好的模特,更多的则是陌生公众。

大多公众对街拍并不熟悉,且不能广泛接受,所以拍客们用长焦镜头远距离***。早些时间,他们虽拿图片从互联网公司换取利益,可总体收入欠佳。

当自媒体迅速走红后,这批拍客开始在多个平台开设账号,自行传播图片,然后赚取流量及其他费用。

“无论哪个阶段,未经同意发布肖像图片都是违法的。”北京市中通策成律师事务所王露阳博士透露,但被拍摄者通过法律途径***的案子少之又少,“所谓流量费,连个法律概念都没有,***成本也太大,极少有人愿意打官司。”

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后,的确发现此类判例不多见。“因为涉及***权问题,有的案例不能公开。”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朱宝律师说。

北京天斗律师事务所梁宏刚律师表示,街拍图片还侵犯他人的肖像权、名誉权、***权,“前两个较好理解,所谓‘***权’,是有一部分拍客,抱有龌龊心理,故意***一些女性***部位,并放大特写,博取关注。”

河南风向标律师事务合伙人单艳伟律师告诉记者:“我国法律虽然规定了***权,但没有对其进行量化,这完全取决于当事人的主观感受以及社会价值判断。”

所以,不少城市街拍越来越泛滥,并且出现不少“***”。除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外,还有成都远洋太古里、杭州银泰百货、重庆观音桥北城天街、广州东山口、上海新天地等。

在这些商业洪流中,每天都有拍客等待***出现。杭州一摄影记者表示,自己也是街拍爱好者,“如果发现形象特别好的少男少女,会征求意见再决定是否拍摄,后期传播方式也会提前说明。”

北京一摄影记者称:“大家觉得太普遍了,所以很难将其上升到法律层面。”他举例说,自己曾拍摄到一对男女亲热,图片在互联网传播后便收到律师函,因为两人都有各自的家庭。

还有个现象,除了不想露脸的路人外,很多年轻人故意在镜头面前表现,他们想利用拍客的网络影响力推销自己,但表现方法怪异,如劈叉、翻跟头、摔倒、喷水等。

侵权主体的隐蔽性

为了体验“街拍客”日常,***与法制社记者持专业相机进入北京一处街拍胜地。起初并无人在意,几个小时后,开始有人询问:“是自己搞,还是给别人搞?”

当得知是单独行动后,“街拍客”们表示,他们多是团队运作:“主要有两种:一是完全陌生拍摄,二是与商家合作的假性街拍。”

这些团队分工明确,有人专门拍全景,有人拍特写,还有人负责短视频。只要有***出现,会瞬间调动起来。

“街拍客”介绍说,拍摄***主要是为了培养自媒体粉丝量,最终达到有商家***,合作对象多是服装、包包和化妆品。

以服装为例,单套衣服拍摄价格为3600元,模特费另算。推广平台除了微博还有视频平台。记者采访的这个团队注册了32个账号,粉丝超过700万,“只要付费,我们是***推广。”

另外,该团队还在“淘宝”推广,商家需支付所拍服装销售额的25%。滑稽的是,该***团队,也对“侵权行为”嗤之以鼻。“很多图片上传后,马上有自媒体号来***。”团队负责人称,“***时,他们还指责我们不合法。”

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律师称:“街拍者多数未经被拍摄者许可,擅***摄他人照片发布到网络平台,无论其行为是否营利,都涉嫌侵犯他***益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网友虽然对这种街拍行为多持反对意见,可很多“街拍胜地”运营方,并没有进行制止。

以北京为例,某知名拍摄地仅让保安制止视频拍摄,对图片无***。可很多摄影师将相机摄像功能打开,完全逃过了保安眼睛。

不过,也有完全***的。一个多月前,成都远洋太古里就明确发出“禁拍令”。如果想拍摄,需联系管理方市场部,以获得授权。

这种做法也有不同声音,朱宝说,“禁拍令”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“首先这种禁令***,没有合法程序和实体法***;其次,即使违反相应禁拍令也没任何处罚,缺少适当的救济程序。”

朱宝说:“要想解决还是应该靠拍摄者自律,和平台公司适度监管。”

***于现在司法判例为何较少?梁宏刚律师说主要有***原因,“***,很多被拍摄对象不知情;***,很多人区分不开自媒体与正规媒体,以为是媒体报道,属于正常使用;第三,权利人没有法律意识或会认为***比较麻烦。”

梁宏刚介绍称,例如有些自媒体进行了身份认证,可以确定主体,但有些没认证,侵权主体具有隐蔽性。

法律价值与权利保护的***

事实上,由街拍引发的法律问题,一直饱受诟病。较早的典型案例,与张艺谋有关。

多年前,张艺谋执导的影片《秋菊打官司》上映后,陕西省宝鸡市某建筑公司的退休女工贾桂花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***提起了肖像权侵权诉讼,状告影片的制作方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(简称青影厂)。

原因是,1991年冬,已经退休的贾桂花在宝鸡市河滨公园门前摆了个卖棉花糖的流动摊,但她不知道,彼时《秋菊打官司》正在火热拍摄,而且摄制组***的长焦对准了她。

剧中,那个卖棉花糖戴着墨镜的妇女就是贾桂花,整个肖像在屏幕上可放4秒多,而本人事先不知。

于是,她请求***判定被告青影厂侵犯公民肖像权;从影片《秋菊打官司》拷贝上剪除侵权镜头;在一家全国范围发行的报刊上向原告公开致歉;赔偿精神损失费8000元。

但贾桂花败诉。***理由是:“这是由该电影的表现手法决定的,镜头是真实再现,不存在歪曲丑化,且不是电影的主要部分。”

当时有人支持该判决,也有人反对。支持者观点是:“法律要保证社会效益的公正性,不能因为要保护你的权利而伤害到他人的权利。”反对者理由为,法律对肖像权的保护。

如此一来,就发生了法律价值与权利保护的***。

该案虽过去多年,但有关街拍的争议从未停止。采访中,有的摄影师虽也收到过律师函警告,可从未真正被诉******。

另据梁宏刚介绍,街拍的侵权主体除了摄影师,还有发布平台,“二者很少被追责,客观上促使大量******图片与短视频频繁展现与传播。”

“平台才是***的受益者。”王露阳说。李亚也指出,平台对流量的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街拍泛滥的现象。

梁宏刚还介绍:“平台方面也比较特殊,他们不是图片或视频的直接发布方,适用‘避风港’原则。”该原则是指在发生了著作权侵权案件,当网络服务***商只***空间服务,并不制作网页内容时,如被告知侵权,平台有删除义务,否则就被视为侵权。

“所以,这个问题可能会长时间无解。”王露阳告诉记者。

在李亚看来,网络平台必须要承担起应尽责任,“可以从预防侵权、加强惩罚等方面,针对平台自身以及针对用户建立起相关运营规则。”

王维维补充称:“譬如完善用户审核、内容发布审核制度,要求用户承诺不得利用平台发布违法侵权信息,利用算法对发布内容进行审核,预防违法侵权行为的发生。”

“在违法侵权行为发生后,网络平台应当畅通投诉渠道,建立应急机制,为权利人***便利的***途径,在收到权利人投诉的信息后及时核实处理,对侵权者加大惩罚的力度。”王维维表示。

单艳伟向记者透露,目前没有更好的约束机制。虽然我国相关法律对肖像权、***权等也作了规定,但约束机制不够。

梁宏刚坦言,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还是应加大立法力度。

实际上,正在起草编纂的《民法典》草案就提升了对公民人格权的保护程度,对以后有效制止侵权***法律依据。

在梁宏刚看来,网络自媒体平台应当加强行业自律,建立审查机制与投诉机制,避免非法视频或图片传播。“对于拍摄者而言,无论是营利性使用还是非营利使用,建议尽量规避面部拍摄,避免侵犯公众肖像权和***权,不清楚呈现被拍摄者的脸部。”梁宏刚称。

他还建议,摄影师应取得被拍摄者同意,与被拍摄者签订肖像权使用协议,并支付相应的使用费,尊重被拍摄者的权利。


分享到:
更多...

上一条:大律师是怎样练成的?
下一条:关于修改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》的决定(法规+解读)